雪中静默

我所爱的他们,不仅仅是偶像,是角色,是男神,他们是我的信仰,是我的光。

【锤基】背叛(一)

◎这章主要是前期准备,所以锤哥没出现,都是基巴闺蜜组(๑•̀ㅂ•́)و✧后面锤哥就出场啦(也许)

◎应该不会写的太长,坑太多了,已经填不完了T^T随缘更新吧~

◎正文如下




  


风和日丽的阳光下,清澈透亮的小河在静静地流淌,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艰难地爬向河岸,随着他费力的爬行,他的身后拖出了一条血路,暗红色的血液滴在草地上,格外刺眼。他似乎是想要喝水,只可惜还没爬到,他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正巧有另一位男子提着菜篮子路过,撞见了这悲惨的一幕,就顺手把这个昏迷的男子扛起来,背到了河岸边的小木屋里,耐心照顾了起来。

  


“喂,你醒了啊。”

  


“呃.....你是谁?”Loki睁开眼,看着木屋里这个棕色齐肩微卷发的男子,他的左臂是金属做的,银色的金属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亮眼。

  


“James Buchanan Barnes,你叫我Bucky就好,你呢?”

  


“Loki Laufeyson,呃,我....只记得这个了,我为什么会在这的?”

  


“失忆了?”Bucky微微皱起眉,“好吧,我是在那条河边捡到你的,当时你浑身是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一开始差点以为你死了来着。”Bucky随意地招招手,示意Loki过来吃饭,他昏迷了整整五天,再不吃东西身体机能就撑不下去了,Bucky本来还非常发愁怎么给他硬灌下去,Loki在昏迷期间紧闭牙关,说什么也掰不开,谢天谢地今天他醒了,就不用自己麻烦了。

  


“我是惹到什么人了吗,那我留在这儿是不是会牵扯到你,我还是离开这吧,还是谢谢你救了我。”Loki掀开被子下床就想向门口走去。

  


“站住,回来,坐这,你听好了,我护得住你,安心在这待着。”Bucky端来吃的摆在Loki面前,明明是病人特有的清淡的食物,Loki却被这饭香味吸引了,又或许是被这句护得住给震到了,总之,他决定留下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到时候他看形式不对就跟他们走,反正绝对不能让Bucky陷入危险境地,Loki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好。”Loki笑了,他虽然什么也不记得了,但似乎心底压抑了很久,他笑的很开心,好像很久都没有人对他这么好了,他想。

  


Bucky看着瘦瘦的Loki,在心里安排出一个荤素搭配极好的菜谱来要好好给他补一补。

  


于是Loki就住了下来和Bucky生活在一起,白天去漫山遍野的放羊,去后花园种菜,晚上两人一起躺在山坡上看着满天繁星,唱着歌跳着舞。

  


Bucky总是会在睡前给Loki讲一个故事,这些故事大多是关于战争和军队的,有时候也会讲一些乡间和城镇的小故事,虽然Bucky说是他听来的故事,但Loki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眼底的忧伤,于是他从来也没有说过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听故事才能睡觉之类的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他猜这些故事大抵是Bucky之前的经历又或者是Bucky认识的人的经历,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Bucky的脸上才没了笑容,露出他忧郁的一面。

  


部队是令人尊敬的地方,它代表着信仰与威严,是一个国家最强大的中坚力量,一个经济再发达的国家,若是没有部队的守护,也必定是国破家亡的局面,而如此神圣的军队,往往面临的都是硝烟和炮火,人的性命在战场上完全不值得一提,因为它太容易失去了。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应当对战场,对军人,对生命持有最高尚的崇敬,那是我们所必须有的尊重。

  


每到这个时候,Loki就跑到Bucky面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Loki身上有一种清凉温润的气息,能够让人安心放松,Bucky就恢复了笑容,张开双臂回抱住Loki,然后两人才一起睡着了。

  


Bucky并不着急恢复Loki的记忆,Loki也就没有想过去想起些什么,他觉得和Bucky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挺好的,温馨又快乐,他从心底里喜欢这样的日子,似乎这天地间只有他们二人,无忧无虑,无拘无束。

  


直到那天,他们为了买一些Loki喜欢吃的布丁和甜点,离开了乡间,进入了城镇。

  


那天是Loki25岁的生日,也是Bucky捡到Loki后第一次离开乡间。

  


已经过去两年了。




致敬



今年


写作2018


读作离别


似乎那个时代在一步步离我们远去,愿他们一路走好,在那个世界依旧活的快快乐乐。


RIP


200粉点梗~

占tag致歉


很开心能达到200粉~明天期中考,让我带着这份好运上考场吧(>^ω^<)


cp锤基海森,甜虐随意,不写车因为写不来,或者我目前正在更的坑你喜欢哪个也可以催我尽快填(。・ω・。)ノ♡


【锤基|国王锤×骑士基】峭壁上的花蕾(二)

◎一个半虐半甜的故事,私设较多,有基巴闺蜜组出现,请注意避雷。
◎Thor管吧唧叫本名Barnes,Loki就会叫Bucky。我也不知道国家怎么治理,我就是瞎写的,你们不要信(捂脸)
◎爱情属于锤基,ooc属于我。骑士团名字也是乱起的,本来就不会起名,是什么给了我勇气让我去起名T^T
◎正文如下







  
餐厅并不大,比起其他房间来说,它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小,有资格能被允许和Thor一起吃饭的人没有几个,除去已故的Odin夫妇,也就只有Loki了,原来很大的餐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也未免太寂寞了,所以他登基后就立刻改了一间小房间为餐厅。大部分时候,这个餐厅只对Thor和Loki开放,也有偶尔,Thor有其他事情要做没有时间来餐厅吃饭的话,Loki就会邀请Bucky一起吃饭,说是邀请,其实也只是Bucky非要跟着Loki而已。

  

一道道餐品被摆上了餐桌,仆人们上完菜就离开了,这是阿斯加德王室一直以来的规矩,仆人们不得在国王吃饭的时候留在餐厅内,大抵是因为王室成员骨子里的话唠属性就不曾改过,总要防着些才好,谁知道自己在吃饭时会不会说出些什么国家大事让有心人听去呢?尽管话是这么说了,他们在吃饭的时候也从来不说国家大事,谁要在一家人团聚的时候聊那么沉重枯燥的话题啊,有毒吗?轻松的度过这段温馨的时光不好吗,给自己添堵还不够,还要给其他人添堵?抱歉,王室成员们还没那么无聊。

  

他们在餐桌上一般是聊家常的。

  

“Loki,明天没有训练,你有什么事要做吗?”

  

“训练。”

  

“我是说,明天没有训练,”Thor刻意加重了‘没有’这个词的读音,“你有事要做吗?”

  

Loki把目光从甜点上移开,看了Thor期待的表情一眼,又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果断地搬出一个挡箭牌,“找Bucky。”

  

Thor感觉一口老血涌上心头,“为什么他就不能理解我的意思,是我表达的不够明确吗,我明明是让他回答没有然后我好邀他一起出去,怎么就扯到Barnes身上了!”

  

“你。。。算了,明天你去找Barnes吧,那今天下午总没事吧?我也不是要你去干什么,就是陪我看看花园,十年了,变化应该挺大的。”

  

“嗯。”

  

“好!那一会儿你先休息,下午我忙完去叫你。”

  

两人分开后,Thor回到书房开始处理战后留存下来的大小事宜,如今阿斯加德南北贯通,幅员辽阔,仅靠他一人是不可能管理得了这大面积的国土的,每个国家的臣民也需要依照各地环境人文重新制定新的法律,工作量很大,但Thor在各地都留了一些亲信暂时管理,所以时间并不紧张,国会的那帮老家伙们也最擅长做这些,一一分担下来,Thor的工作倒是轻松了很多。

  

Thor从十二点半一直忙到了下午四点,他才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三个半小时的持续忙碌让他做完了北方大陆各个王国的治理方案,至于法律和执行者,还要等国会审核后做出结果,之后他再审查就可以了。北方大陆虽然版图很大,但一直是由一中心王国——约顿海姆来统治其他各国,所以只需要处理好约顿海姆的事情,其他的都很好解决。

  

Thor大步流星的走到了Loki的房间,就在他自己的卧室对面,只有专属骑士是被允许住在国王的宫殿里的,属于国王的直接管辖范围内,而其他未成婚的骑士是必须住在统一的宫殿里的。Thor的专属骑士一共只有两位,一个是暗夜骑士团团长,素有邪神之称的Loki,另一个则隶属于阿斯加德另一大骑士团,凌翼骑士团团长,因为一场在约顿海姆冰天雪地的战役中以一人之力歼灭敌军一千而被称为冬日战士的Barnes。但Barnes申请住在一楼,而Thor和Loki则住在三楼。

  

Loki一身骑士装还尚未脱下,修身的设计勾勒出他姣好的身材,修长的双腿一条弯曲一条平放,左手还搭在弯曲的那条腿的膝盖上,十分随意又带了几分帅气,他一个人坐在窗边的阳台上,背靠着墙,披风顺着阳台滑落,随着风微微晃动着,他腿上还放着一本书,似乎是被风翻过了许多页,他放在书页上的右手被几页书盖住了。黄昏前的阳光还依旧温暖,倾洒在他的脸颊上,衬的线条更加柔和,给他长长的睫毛刷上了一层金粉,把Loki身上自带的冷意都温润了几分,他还在熟睡着,并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就是Thor打开门后看到的景象。还是睡着的Loki最有少年感,虽然已经27岁了,可看这张脸说他是18岁都没有人不信,平时冷冰冰的不易接近,睡着了倒也像个普通人。虽然Thor明白Loki的童年经历让他很难和普通人一样了,但他还是倾尽全力去引导Loki,他从内心里希望Loki能放下满身的戒备,真心的去对待别人。虽然你遇到了阴暗,遭到了伤害,但是这世界这么大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害你,总有人想要真心待你,你不要随时都支起满身的刺,刺伤了别人也孤立了自己,孤独的滋味我体会过,那并不好受。Thor一直想让Loki明白这点。

  

Thor轻轻关上门,缓慢的走到阳台边上,Loki依旧闭着眼睛,呼吸平稳,完全没有被Thor吵醒,看着眼前熟睡着的人,Thor不愿叫醒他,十年的战场生活,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好好睡过觉,Loki更甚,他几乎没怎么合过眼,白天也好,夜晚也罢,但凡有一点动静他就必然会醒,精神处于时刻紧张的状态,这十年Thor用尽了办法也没法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现在也好,他睡得挺踏实的,还是别叫醒他了。

  

Thor这么想着,原本伸出去的手也就慢慢放了下来,他轻柔的撩起Loki眼旁的碎发,别到耳后,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陛下。”身后传来了那个清爽干净的嗓音。

  

“你怎么醒了,是我吵醒你了吗,抱歉啊。”

  

Loki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书后,起身站了起来,他看着一脸歉意的Thor,一时间有些疑惑,有些话含在嘴边几欲倾诉却又咽了回去,他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这么多年来,Loki很少睡过觉,他本身睡眠就浅,再来他也不放心身边的任何人,更何况他一旦陷入深度睡眠,眼前就会浮现以前的场景,他又会被惊醒,得不偿失,还不如不睡。今天是实在没有事情做他太无聊了才靠在墙上眯了一会儿,而眼前的国王明显是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但他明明处于浅层睡眠却没有醒,这属实是件奇怪的事。

  

究竟是他警惕性降低了,还是他多年来早已习惯国王的气息才放松了戒备,无论是哪个,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他本想直接剥夺Thor不敲门就进他房间的权力,可看着那一脸愧疚他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身为专属骑士却对自己的国王存有戒备之心,更何况他还是救了自己性命的人,这终究不是什么可以说出口的事,Loki明白,这太伤人心了。

  

可他什么都明白,这又有什么用呢?






  

【锤基|国王锤×骑士基】峭壁上的花蕾(一)

◎一个半虐半甜的故事,后续会有基巴闺蜜组出现。
◎有私设人物出现!爱情属于锤基,ooc属于我(捂脸)
◎正文如下





  
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属于阿斯加德的辉煌时代。

  

阿斯加德现在的国土面积约等于老国王Odin在位时的四倍,新国王Thor通过短短十年的战争就将幅员辽阔的北方大陆和南方大陆归到阿斯加德的国土内,其国土范围之广令人惊叹不已,周边尚未征服的东方大陆和西方大陆审时度势,纷纷臣服于Thor,向阿斯加德进贡以求国家平安。

  

这十年来,Thor带兵征战百余次,不论时间长短,不论环境好坏,不论敌人强弱,出兵即为胜利,Thor的军队没有打过一次败仗,这全部归功于Thor的强大和他麾下的一员猛将——Loki,Loki是暗夜骑士团团长也是Thor的专属骑士,他带领暗夜骑士团屡创奇功,在军队里有非常高的声望。

  

Thor和Loki在战场上杀伐果断,凡是被剿灭的国家,皇室必然全灭,上到老妇,下到孩童,无一幸免。说来也巧,每当Thor打完胜仗,天空中总会降下几道惊雷,蓝色的电光照亮整片天空,由此,Thor被人们称为——雷神,而他身边的Loki则被称为——邪神。

  

“快站好!陛下就要回来了!”皇宫里的众人兴奋地欢呼着国王的凯旋,已经有整整十年了,这个皇宫里除了侍女仆人和侍卫就再没了其他人,如今,可算是热闹起来了。

  

很快,一群人就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两位骑棕色马匹的骑士开路,Thor独有的白马走在前排中间,十分醒目。正午炽热的阳光毫不留情地击打着人们的眼睛,可没有人愿意因为阳光刺眼而失去观看眼前这一幕的机会。国王耀眼的金发披在后背上,火红的披风顺着身体垂了下来,又随风扬起了一个适宜的弧度,Thor坐在马上,嘴角微微勾起,晕染了阳光的灿烂,国王的意气风发无疑是所有人所期盼的,那代表了国家的强盛安定。Loki骑着一匹通体幽黑的马,面无表情地跟在Thor的身侧,尽管和Thor的马岔开了半个马身的距离,却也的确是所有人中离国王最近的位置,微卷的黑发轻轻被风吹起,露出了骑士修长白皙的脖颈,墨绿的披风随风微微摆动着,虽然和Thor是完全不同的配色,可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同样耀眼,吸引人的目光。其余人则全部都是棕色马匹的配置,整齐划一的列成方队跟在两人身后,若是仔细听去,你会发现马落脚的步调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杂乱的声音,这支强大勇猛的军队,在皇宫面前停下了脚步,众人一一下马,握着缰绳站在马的左侧,安静地等待着国王的下一步命令。

  

“臣等参见陛下,恭迎陛下凯旋!”皇宫侍卫总管Curtis Elliott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Curtis是位慈祥且做事认真的老爷爷,从Odin时代起,他就负责皇宫起居的大小事宜,可以说是看着Thor长大的人之一,他把Thor当成长不大的孩子,对他异常偏爱和蔼,哪怕Thor现今已经30岁了也不曾改变,所以Thor对他也是非常尊敬的,站在Curtis后面的人也同样鞠躬行礼,向他们的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与忠诚。

  

“起来吧,我有十年都不曾回来过了,一切可有什么变故?”Thor双手轻扶了一下Curtis示意他和众人起身,然后微笑着询问这十年来的事务,他看着几乎不曾变样的宫殿,心底泛起了一股怀念之情,真是好久没有回来了啊,他想。

  

“一切照旧,我亲爱的陛下,今天厨房准备了您最喜欢吃的东西,鹅肝,鳕鱼,鹿肉......”Curtis兴致勃勃地细数了许多食物的名称,大有停不下来的趋势,Thor不禁无奈地扶额回忆了一下自己原来喜欢吃这么多东西吗,他怎么不知道呢?

  

“啊!还有,厨房还准备了Loki大人爱吃的布丁和甜点,可要一并端上餐桌,还是餐后端去Loki大人的房间?”老管家温柔地看向了站在Thor身后的Loki,慈祥的目光看的Loki一阵慌乱,十年的战场时光,时常与鲜血兵器还有尸体打交道的他一时适应不过来这么温暖的关怀,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呆呆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Thor笑了笑,替Loki做了决定,“一并端上来吧,Loki和我一块吃,就像以前那样。”

  

“好,那臣先去准备了,臣等告退。”Curtis和众人一起回去准备午饭的收尾工作了。

  

Thor和Loki转过身来面对着整齐划一的军队,刚才Thor在和总管说话时,骑士们也没有一个人动过,全部规矩地站着,等待着国王的命令。

  

这样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胜利又怎么可能不属于他们呢?

  

“我们的战争结束了,但这不代表我们的国家就安定了,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松懈了,我知道你们很累,这场战争确实时间太长了,但最终胜利属于我们!我们征服了北方和南方两块大陆,西方和东方大陆也臣服于我们,但我们能放松警惕吗?答案是不能。北方南方的皇室已被我们全部剿杀,再次反抗的可能性很小,西方东方大陆依旧是潜在的威胁,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依靠进贡臣服于他国,每个人都渴望权利与自由,我们一样,他们也一样,眼下看起来他们是臣服于我们了,但并不能保证后来他们就不会反叛,所以,我允许你们明天好好休息一天,之后骑士团训练照常,有异议吗?”Thor威严地训话。

  

“没有!”众骑士齐声回答。

  

“好,”Thor向后一甩披风,右手握拳垂直指向天,“For Asgard!”

  

“For Asgard!”

  

“解散。”众人牵马离开了,向各自的骑士团宫殿走去。

  

于是城堡前就只剩下了Thor和Loki两个人以及一开始就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的几个侍女。

  

“Loki,”Thor回头笑着看向身后淡漠的人,“我们得胜归来了,不开心吗?”

  

良久的沉默过后,Loki开了口,“陛下,我还是活着回来了,为什么会开心呢?”

  

“Loki!”Thor的音量突然放大,低沉的嗓音中带了几分愤怒,Loki顺从地低下头闭上了嘴,没再出声。

  

Thor默默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拍了拍Loki的肩膀,“走吧。”

  

“是,陛下。”

【海森】人生如戏(十一)

◎前文和私设见合集~
◎我感觉我要月更了,我对不起你们(捂脸逃跑ing)
◎我这么久不更大概是已经凉了,你们来评论找我玩啊,催更都行啊T^T
◎文内部分地区部分情节私设,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拍摄的,也不知道他们拍摄期都干了什么,求轻喷,这个系列与现实有交集但绝不是现实,一定要分清(捂脸)
◎正文如下



  


虽然是结尾的部分,但是他们最先拍的就是在冰岛火山的场景。Chris拉着Tom站在小山丘上大喊:“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了!”

  

是的,他们回来了,Chris和Tom,Thor和Loki。

  

这几年饰演雷神Thor和邪神Loki,他们的关系相当的好,好到Tom跳起来假装捅Chris的时候,Chris还会一边装作很痛的样子一边一把搂住Tom的腰,防止他从山坡上掉下去,而Tom看起来也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对这类亲密的动作不会有任何抗拒的反应,这无疑给了Chris一些关于表白的信心,只是这信心还远没有达到可以实践的地步。

  

在冰岛这段时间的拍摄期,他们是住在同一栋别墅里的。

  

Chris主动地承担了做早餐的任务,倒不是说Tom不会,也不是别墅里没有专门做早餐的人,但是Chris非常期待给心上人做早餐的过程,哪怕他还要顺便给其他人做,哪怕他的心上人并不知道他的内心活动,他都甘心去这样做。至于味道嘛,他还是可以保证的,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自己在家做饭了,由家人的反应和自己的品尝来看,肯定是不会到难以下咽以至于别人认为自己是在毒害他们的,最起码他自认为还挺好吃的。

  

大家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模样,只觉得这个澳大利亚的大男孩精力充沛,充满活力,便也都依了他,纷纷同意了。

  

冰岛南部常年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尽管纬度较高可实际上并不寒冷,Chris按照电影的风格特意的准备了北欧风格的早餐。在每个人的餐盘旁边放了一杯牛奶以后,他又自然而然地在Tom的手边放上一杯热咖啡,还是他常喝的味道,如此特殊的照顾毫无疑问地引来众人的一片调侃,Tom双手捧起那杯热咖啡,抬头给了Chris一个无比明媚的笑容,Chris就觉得接下来工作忙碌的一天都充满了无限的动力。

  

嘛,暗恋中的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冰岛拍摄的时间并不长,但这样类似同居的日子带给了Chris无比的快乐与满足,从起床到拍戏再到回别墅休息,他们一直都在一起。Tom接受了Chris给他的每一份特意的照顾,而Chris时不时还会收到来自Tom的一些回礼,比如亲手递来的水,陪着自己站在山丘上说着别人都不能理解的笑话,然后两人一起笑作一团,惹得大家都无奈的看着他们。

  

当然,对Chris来说,还有特殊的小福利。

  

Tom在电影里杀青的那场戏,是Chris抱着被刺个对穿躺在地上的Tom的哭戏,也是整部剧本中,他唯一的哭戏。

  

Chris的哭戏其实还不错,看着Tom扮成Loki痛苦挣扎地躺在地上,他自然地表现出非常懊恼与悲痛的神情,一把把他搂进怀里,像是要把他揉碎,融进骨血里,他紧紧地抱着他哭,这几乎是一瞬间的本能反应。可到底是年少轻狂,经验不足了些,他以为痛哭流涕就是悲伤的全部表现了,便也就这样演了出来。艾伦导演由于这场戏虽是Loki的覆灭,但Thor身为前不久才被Loki背叛过的神明,这样痛苦怒吼的情绪也确实足够了,于是就没有再重拍。

  

“I didn't do it for him!”

  

Chris不止一次的想过,Loki如果不是为了向Odin展现自己的能力,那他是为了什么要如此不惜放弃生命来保护Thor,拯救阿斯加德呢?也许是因为角色不同,性格也不同的缘故吧,Chris终究是没能明白Loki所求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于是那份本该更加浓重的痛苦也就淡了几分,却因没有人去提点他,这页就像厚厚剧本里的其他剧情一样,也就这样翻过去了。

  

许多年后,Chris才明白了痛苦绝望的表现究竟是什么样的,可那时候的他,只希望这一切都不曾来过,又怎么可能还会想到表演这个方面呢?

  

人生从来都没有重来的机会,每一个人都是海面上随波逐流的帆船,有的人有了桨,划得更快也更平稳些,有的人什么都没有,只能无奈地漂流着,不知何时就会被浪花卷入海底,陷入无望阴冷之中,再无接触阳光的可能。

  

可在船翻人亡之前,又有谁能够提前预知这一切呢?

  

从来没有,也不曾存在过。

  

风轻轻的吹着,吹得人们心中痒痒的,Tom在冰岛给Chris比的爱心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底,他们的冰岛之旅就此画上了句号,紧张的阿斯加德布景拍摄也渐渐拉开了帷幕,两人赶上了末班的飞机飞往下一个拍摄地。

  

命运的齿轮早已开始咬合转动,你听见它们接触相错的声音了吗?

  

  

  

国庆假期快乐呀~~

【锤基】十四行诗(七)

(照例前文和序见合集~)






         七     听

  
  你可曾听到过伴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的鸟儿的歌唱
  你可曾听到过溪流穿梭在林间的嬉笑
  你可曾听到过月光倾泻在石板路上的轻柔
  你可曾听到过雨后太阳破云而出的温暖
  你可曾听到过深秋叶片飘落在地上的无奈
  你可曾听到过花朵绽放时的喜悦
  你可曾听到过天光见白星光淡去时那漫天星辰的叹息
  你可曾听到过风轻抚湖水激起的涟漪
  你可曾听到过雪落在身上融化的落寞
  你可曾听到过那些短暂微小的生命即将逝去时绝望而无措的呐喊
  这些,都是有声音的
  可你连就在身后的我的呼喊都听不见
  始终不肯回头看一眼
  又怎么能期望你会听见那些声音呢



【锤基】十四行诗(六)

(小可爱们中秋节快乐!!!)







        六     曾经

  
  小时候的你喜欢跟在我身后,和我一起嬉笑打闹
  摔倒了就会扑在我怀里放声大哭,倾诉这究竟有多痛
  我就揉着你的头,抚着你摔痛的地方轻轻地吹气
  唱着疼痛飞走的歌谣
  后来的你再也不和我交心了,我发现我早已看不透你
  哪怕受伤血流成河你也再没有喊过一声痛,面上平静地好像只是划破了一道小口子
  我无法知晓你的伤势究竟如何,你也不会让我看出你原来受过伤
  嘲讽邪恶的面具不知何时长在了你千疮百孔的脸庞上,掩盖了那背后无尽的脆弱与真诚
  可你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泪水不住地往外流
  你总是这样,怕痛,怕黑还害怕孤独
  可你怎么就渐渐融入了它们呢
  再后来啊,你终于从漩涡中爬出来,回到了我身边
  我却只能看着你在我怀里化为天边的星辰
  独留我一人利用曾经的回忆来度过那痛苦,漆黑而又孤独的千年岁月



【海森】十四行诗(一)

(海森卷第一首,每篇cp可能会不一样,这个系列是多cp的,题目cp为本篇唯一cp,锤基卷见合集~)






         一     雨

  
  你总是慨叹伦敦的天气
  一不留神就被淋了个措手不及
  伦敦多雨,这雨往往来的密,来的快
  明明来过这么多次了
  你却没有一次记得随身带把伞
  还要我去救你
  真以为我不忍心让你淋着回来啊
  在伞的掩护下,在你的怀抱中
  滴滴答答的声响在耳边响起
  汇成乐章,飘向远方
  风找不到任何缝隙吹到我脸上
  雨击碎不了任何屏障滴在我身上
  两颗心之间的距离在渐渐缩短,悄悄打起鼓来
  早已听不见雨的声音了